点一盏心灯,没有肉体的爱

当寂寞成灾 原来凭借一个声音但却没有肉体也可以喜欢上一个人
这大概几时灵魂伴侣 需要的是有跟你一致想法共同话题的灵魂
即使没有肉体也无所谓 很多时候我们喜欢一个人是因为外表的吸引
外表加共同的语言就可以促成一段爱恋
你爱的不是一个人 只是一种感觉 一种理解 一种可以排解寂寞的方式

夜是黑的,心是亮的

 
男人,女人,美与丑不过是一身臭皮囊,到最后就是一堆黄土,生于土地,归于土地,连同他的躯体,连同他的思想,连同他的感情,埋葬。让人怜惜的是,在每个人的坟头上竟然还能长出绿色的植物,或者开出鲜艳的花朵。

点一盏心灯,没有肉体的爱。雨点淅淅沥沥落在心头,路上行人低着头,匆匆而过。很累很累的一种感觉慢慢蔓延至空气中。

点一盏心灯,没有肉体的爱。 
盖棺定论,我向来是不赞同的,一个人逝去,有很多人为之发表吊念词,在网上征文,文章层次不齐,头衔接踵而至,可知逝者之意?安息否?天地有情尽白发,人间无意了沧桑。人终有一死,没什么好惋惜的,也没什么好怀念的,时候已到,不必挽留。在我看来那些挤破头在名利场內争得一席之地,获得一些名誉,一纸证书,一些头衔,多多少少都有些心术不正,不可避免。

不想说话,不想做任何事,不停晃着脑袋,仍抵不住困意疯狂来袭。

 
我比较喜欢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从来只有他见人,而没有人见他,世人都怕他谤他。一个大魔头,他一个人的路一个人走,不需要他人的关心,可亲爱的,一个人孤独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以你的孤独为孤独,陪你等你倾听你,而你也格外需要这份感情。如此一旦有了软肋,虽死也甘愿。这也是他离开的原因,与其说是理由,不如说是自己的选择。一个人倘若只有喜怒哀乐中的一种,或者是一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状态,都甚为可怜,怜惜之意佛也有,你有,我也有,超然物外之人我至今未遇见,也许有也许没有,我还是个凡人,该有的情感我还是会有的,单纯地看待,执拗地生活。

脑袋里一片白茫茫的,一团浓雾紧贴着双眼,看不清,一切都开始模糊了。

 
坐车的时候,我能看见时间的脚步,听见时间流动的声音,路边的树木,车辆行驶着,人就成了书上的符号,一页翻过一页,到达终点,生命殆尽,书已合上,我已到岸。我的心里有条宽路,路边有花草树木,路中间空无一人,我以为这是哀伤,其实它只是一张白纸,静等着岁月来点苔。一个人在路的开始,向着中间望去,从青年美丽等到暮年佝偻,没有什么惊喜,自始至终,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我不喜欢别人给的惊喜,面对自己,平静就好,我喜欢给别人惊喜,面对他人,快乐就好。至于面具,我不需要,很累,我喜欢轻松上阵,等我将自己的所有都交出去的时候,你可以肆意妄为,那是一件可怕的事,我只能承受这接踵而至的好的坏的结果,而唯一的出路就是自我毁灭,在黑夜里逐渐淹没。可惜当处于着世俗,就不自觉地伪装自己,特别是在人多热闹的时候,热闹是真热闹,寂寞是真寂寞。

就这样安静的睡,安静的哭,安静的疼,反正谁能不能感同。

 
深处社会这个大的集中营中,我们的肉体在生活,灵魂在四处游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灵魂才安静。对于工作,你说很累,但不能辞职,自己不得不做,归根结底就是迫于生活的压力,休息一下都是耽误。束缚你的是肉体,也是思想,这二者少了谁,另一方都不能独存。

累了就歇歇吧,
点一盏寂寞心灯,陪伴安静的疲累,闭上眼睛看就看见浓雾中的灯,忽明忽暗。

 
我的第一条裙子,是绿色的小短裙,6岁的时候,奶奶送给我的。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会多吃青菜,留长发。对漂亮这个词是心有神会。渐渐地我明白美丽的女子只要心地善良,坚强而勤劳,不饰粉黛也温婉动人。太在意外表,看久了,也会忽视,时间久了,我们就反而更注重他的內心。

淡看风云变幻,笑看潮起潮落。这是平时我喜欢说的话,充充文艺调侃那些看似不经心的洒脱。

 

身处红尘难免受累,其实谁是谁的谁?谁又伤了谁?

图片 1

一场风花雪月,一次海市蜃楼,一段舞弄红尘,梦里依稀的泪光是为花开还是花落?。

  要完全了解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但日久见人心是没错的,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
不要以为你请我喝杯咖啡,就足以购买我的整个灵魂,刚发现的星也有可能是距离你几千光年。

时间的长河里,无数的故事千万年的漂流着。

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亘古的誓言?

用什么样的经历来考验恒久的爱情?

读什么样的书来润泽干涸的心田?

煮一壶酒,与苍天对饮。

沏一壶茶,与明月互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