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得灵就行了,为什么不能舒舒服服的打一场

古天乐是花瓶
丹哥一如既往的强。这次的蒙古摔跤让人惊喜哦。Tony这个角色让我认识了周兆龙。够好才配得上和丹哥打!

   片名叫 《武侠》 演员是
子丹,这无论如何都会让人联想到这是一部动作片,抱着阴霾的心情观完,有剧情有动作还有悬疑,但武侠是什么,也许就表现在了那72地煞身上。
  细细看完,发现本片只有三场打戏,第一场的丹哥对匪徒,第二场的丹哥对十三娘,第三场的丹哥对他老爸。第一场犹如开胃菜,让人担心丹哥会不会挺身而出的时候,他真的挺身而出了,拉着《导火线》里的驾势,开战了,歹徒就那么完了,要不是后来徐百九那么认真的带着我们在复习一遍,我真以为矮个是被箱子撞死,大个闫东升是被在水里掐死。第二场打戏就像一道回锅肉或者是一道烧牛肉,在犹如《卧虎藏龙》里房顶追逐之后,打入了牛棚,阴暗潮湿、臭味扑鼻的牛棚里,2人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对决,刚开打我就知道丹哥绝对胜利,想想一个年龄大再加上能叫十三娘的女人就能把丹哥制服吗,果不其然,十三娘随着那头水牛结结实实的掉了下去,突然让我想起了《红河谷》里的情节。第三场打戏看得最纠结,犹如最后的三鲜汤。剩着一只手臂的丹哥要PK自己彪悍的老父亲,憔悴的丹哥和老当益壮的王羽展开了对决,王羽的气场确实强大,心理上丹哥输他一筹身体上输他一筹,刀砍不了手打不了,幸亏还有一个徐百九,拿着他那犹如锋芒的针一下下刺进了老魔头的身体里,后来也许是导演觉得针也杀不死老魔头了,哎,刚好,天在下雨地上有水脚底有针,刚好形成个回路,得了,电死吧,就这么着,老魔头死了,有点突兀,不过倒也符合了本片里一直科学的解释。看完了,心心里有些压抑,倒也不是因为一些重口味,我只想说陈导,你能不能让甄子丹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我就是抱着甄子丹的功夫来的,我就是一个不想了解什么是针灸什么是验尸的一个普通小白姓,您让我高高兴兴的看丹哥打几场算了,别让我一会在水草里一会在牛棚里一会在潮湿泥泞里感受着武侠和功夫的魅力。真还念小时候看的黄飞鸿和精武门系列,动作就是动作,功夫就是功夫,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让我这个小老百姓痛痛快快的看一回。

一个不会武功的甄子丹?

影片以清晨中刘金喜(也就是咱丹哥)一家四口一天的开始拉开序幕,安静得近乎无声电影,却不乏温馨。几分钟内电影告诉我们丹哥是清朝末年云南一条小村庄的一个普通印刷工人…后来二位外来的流氓打劫小店,丹哥挺身而出与流氓搏斗,打烂仔架似的只懂抱住流氓的腰,还不断挨打。配角终究只能当主角的垫脚石,丹哥无比侥幸地打死了流氓,受到了领导嘉奖,侦探徐百九(武哥)入村收拾烂摊子…我纳闷了:难道丹哥演一不会武功的?那还叫啥丹哥呀,莫非想模仿也是陈导的《投名状》里的杰仔一样,靠脸上的表情夺一影帝试试?

 

一个福尔摩斯的金城武?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心思缜密的武哥却提出了疑点“一个手无寸铁的印刷工人一拳打死了习武多年的通缉重犯?”此乃陈导暗示观众要淡定:丹哥身上必大有文章。凭借着出色的侦探头脑以及对奇经八脉和穴位技法的熟练掌握,武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还原了当日搏斗真相:丹哥在群众眼前的挨打被抛都是以力借力,一切皆在其控制之内;而在群众看不见的木屋几分钟,丹哥大开杀戒。这些情景都是武哥推理及想象,陈导采用现实与想象场景交集在一起的拍摄手法,令观众对真相进一步了解的同时,亦对武哥福尔摩斯般的科学头脑充满赞赏。可惜武哥苦无证据,多次试探丹哥,欲证明其武艺超群,却屡屡失败。值得一提的是电影的配乐很赞,武哥侦查时的激励配乐,后来小树林里的诡秘配乐,武打的惊险配乐等等,都能很好地引导观众进入电影世界内。

 

法与情